离岛

我要死我要死我要死我要死我要死我要死我要死我要死我要死我要死我要死我要死我要死我要死


其实我很想问我爸妈如果我死了他们会不会伤心,是真正的伤心还是人们说的失恋的那种伤心。

但是我又不敢问。

如果他们伤心,我就不能去死。

如果他们不伤心,我却也不甘心就这么死。


所以我最好是出意外死的,或许可以给他们一笔赔偿金。

如果不行,我还是自己悄悄死掉好了。


瞎扯

上帝给你玫瑰和面包,你多喜爱那花香,但为了免除饥饿还是选择了面包。


后来你看到道路上被碾碎的花瓣,你想捡起它,上帝却阻止了你。

上帝:那面包好吃吧,我今日给你这面包,你便不会饿死。若你走到森林的那边去,将来或许得以在城堡中观赏玫瑰。

你:可那要很久很久,而且要穿过荆棘丛。你知道那里是有多么可怕,有多少人死在了那里。

上帝:是的,所以你要坚定信念啊。你想想那美味的面包,它已经被你吃掉了。我想你一定还记得它的味道,所以你一定要过去啊。

你:去城堡吗?

上帝:是的,去那里和贵族一起宴饮。

你:我不想去,我不喜欢他们。

上帝:你是这样想的?

上帝:你不愿与他们赏花吗?要知道,那些玫瑰是他们用多少年栽培出来的,他们可是走遍了山林。

你:所以他们老了,还满身伤疤。

上帝:那是荣耀的象征。

你:你看看他们,他们的玫瑰在温室里枯萎。嘘,他们又在谈论过去了。

上帝:是啊,你快仔细听,他说哪里有悬崖。你要记住,你就要去穿过森林里。

你:我不去。

你:你没有听到吗?他们在说那枝玫瑰。

上帝:哪枝?

你:就是你让我选择的那枝,你还记得吗?我放弃了它,所以你将它丢弃在路上任它被摧毁,是吗?

上帝:是的,是的。你管这做什么,你应该记住那些陷阱的位置,避开它们好去城堡。

你:……

你:他们为什么不说后悔。

上帝:什么?

你:他们喜爱玫瑰吗?

上帝:理应如此。

你:什么理?

上帝:宾客都是去看玫瑰的。

你:……

上帝:你也是。你会为了那些玫瑰穿过森林。

你:我不会。

上帝:面包你早已吃完了,你该出发了。

你:我不去。

上帝:孩子,你选择了面包。我以为你是懂得的。

你:是的。

你:……

你:或许我后悔了。

上帝笑了,他像是看着什么可笑的东西,满脸嘲讽和怜悯。

上帝:你不明白。

上帝:风雪就要来了,我想你现在出发也不迟。

上帝:请记得面包的味道吧,等你到达了城堡再忘记。

你:……


后来你捡起了地上残余的玫瑰,和碎了的花香一起被埋没在风雪里。

语文作业,选了《醉花阴》

存档……

忽然想明白一个事:

我一直在意自己的生活有没有意义,不是因为我想说服自己去活得潇洒,努力把这一生过得快乐,而是因为我想活得有意义但是我做不到,所以我其实一点也不快乐。

所以我的一生也没有意义。

2019.05.19

应该是高中唯一一次研学吧🕊

日常

*本来难过的事情不记的,但还是写了下来

*祝彼此安好


晚上下课回来,碰见了一只小猫。是一只瘦小的橘猫,我以前或许没有见过。

它冲我叫,我就也冲它叫了一声,然后我们喵喵地相互回应着,走过了小区的一个拐角。它还跟着我,我意识到它和以前那些猫儿一样,是想讨些吃食。

我们一起往前走,要从黑暗走到远远的路灯下。它离我约两米远,慢慢走着,好几次我都以为它不会再跟着我了,可它落下两步就紧跑两步,直到路灯洒下的光明前。

它退回黑暗。


我忽然改了主意,绕过一栋居民楼,去便利店买火腿。我把火腿肠掰开,从原路绕回去。

肉和香精的味道从指间跃到鼻尖,我重新走进黑暗,四处顾盼着轻声喵喵叫。我路过曾经那些猫儿栖息的小竹林,路过黑暗却从不停放车辆的拐角,路过它们经常招致行人的井盖。我走向路灯,看见有两辆汽车排着队要拐进来,明亮的灯光照亮了拐角。可是我没有看见它。

于是我退回到黑暗中,向拐弯之前的路上走去,竟然听到了猫叫!我马上也轻轻地叫着,却始终无法判断那声音是从哪儿传来的。猫叫很快消失了,我还是没有找到它。

我想,这可能就是错过吧。错过了,就没有机会再找到了。


我绕了两圈,终于在车停好、行人离开、拐角重新安静下了的时候放弃了寻找。我把火腿放在小竹林前,慢慢向家走去。

忽然我看到在离路灯最近的一辆车下,那只小猫正静静蹲着。行人走过,影子打在它身上,我马上又看不清了。

我疯了一样跑回去,捡起两个掰成半根的火腿肠,匆匆跑回来,它还在。

我把火腿肠递到它跟前,它嗅了嗅,绕过我的手走去。

一位姐姐蹲下来,我有些慌张,急忙站起来,想再寻它。风把头发吹了一脸,我被什么绊了一下,它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那位姐姐蹲在这个光线暗淡的小路上,问我是不是要喂猫。我慌忙应着:“是…可是,它又哪里去了……”她指了指临近的车下,告诉我要掰成小段。我靠过去,将两段火腿一点一点挤出来掰开。

小猫静静卧着,我不敢问是不是刚刚踩到它了。就这么安静地,那位姐姐说她上次也喂过,还有一只,肯定马上会过来。我说是,又说它现在不吃,一会人走了就会吃了。她笑着重复了一遍,站起来走掉了。


我有点不知所措,但还是默默地把火腿挤出来,又把皮撕开,然后退了两步。

小猫探出头来,先咬了一会儿皮,才开始试探着吃那些肉糜。

于是我蹲下来,看着它吃。


灯光依旧昏暗,再没有行人凑过来。

我站起来,给母亲打了一个电话,说马上上楼请她帮我热一下晚餐。她应着,又似在给弟弟说些什么,想来是已经熄灯了。

我挂下电话就哭了,眼泪却没有落下来。晚风温和地拂过,我本还想在蹲下来看着它吃完,却不想母亲久等,就决定要上楼了。

我向更明亮的灯光走去,再也没有回头。


――于2019.04.21晚,和相处一年半的朋友终于断交(或许明天再明天也没有机会好好谈一谈了)